当前位置: 首页 > 百观资讯 >

中国二十年重案追踪:传销案
时间:2018-06-14 15:37来源: 打传防骗 点击:

“全国传销第一大案”一主要头目在大连被抓获

在外逃亡一年多之后,“全国传销第一大案”一主要传销头目李某从河北省到大连旅游时,被警方通过网上比对发现,随即被聊城及大连警方联手抓获。近日,李某被警方押解回聊城,目前已被刑事拘留。

2006年3月1日,聊城市东昌府警方摧毁了涉及全国15个省份、涉案人员50多万人、非法经营额达20亿元的“3·01”特大传销组织,该案被公安部列为“全国传销第一大案”(本报5月10日A5版报道)。为了加大追逃力度,警方对有关头目及其他重要涉案人员实施网上追逃,办案民警还多次赴外地边远省份和沿海大都市跟踪抓捕。

今年7月初,“3·01”特大传销案A级头目李某从河北到大连旅游。大连警方通过网上比对,发现李某是“3·01”特大传销案的主要头目之一,随即联络东昌府警方对李某进行抓捕。在大连警方的协助下,聊城市东昌府经侦大队民警于7月5日凌晨将李某从宾馆内抓获。

据警方介绍,李某(男,28岁)为吉林省人,最初于2002年在辽宁省普兰店加入“武汉新田”传销组织,2003年转入“黄氏顺兴”传销网络,2005年转入“贵州红跃”传销组织,并晋升为A级传销头目。几年来,李某共发展传销下线4000余人,非法经营额达1200余万元。

涉及50余万人金额20多亿 全国最大传销案侦破记

历时6个多月,转战20个省市,聊城市警方一举捣毁“3·01”非法传销犯罪团伙。案件中传销人员涉及20个省市50余万人,其中A级头目500余人,涉案金额20多亿元。据了解,这起案件是我国打击非法

传销活动以来,公安机关破获的最大一起非法传销团伙案件。

一条线索牵出32万人网络

今年3月1日,聊城市公安局东昌府分局接到重要线索:一名学生被传销组织诱骗到聊城,经盘问得知此人为青岛某大学在校学生,是广州天冀传销网络B级人物。警方根据查获的业绩单顺线侦查,接连捣毁B级头目藏匿住所3个,缴获电脑两台。破解其中一台电脑的密码后,发现这是一个特大传销网络,传销产品是广州天冀公司的“蝶贝蕾”化妆品。

3月25日,在河北警方的配合下,东昌府公安分局经侦人员根据掌握的线索,在石家庄将该网络A级头目李某(男,31岁,黑龙江省人)、郭某(男,30岁,黑龙江省人)抓获。在查获的两个闪盘中,各发现一个传销网络文件夹。侦查人员围绕网络文件,辗转数省几经波折,终于在吉林缴获该网络终端,案件取得重大突破。在其操作系统中,侦查员发现了一个完整的数据库,包含有326336名传销人员的体系表及业绩单,其中A级头目近400名,总涉案价值10余亿元。该组织成员分布于黑龙江、内蒙古、河北、河南、安徽、山西、四川、浙江、江苏、吉林、辽宁、湖南、贵州、山东、甘肃、陕西等省。

操作程序助长传销组织膨胀

案情重大,聊城市公安局和东昌府公安分局高度重视。4月初,东昌府分局成立“3·01”专案组。经突击审查,办案人员弄清了该网络的形成发展过程:武汉新田传销网络的B级人物苏某等6人企图另立山头,找到吉林省某网络公司,委托其设计传销网络系统的操作程序,以单独操盘,利用该程序每月给传销网络集团制作销售业绩单。后来,随着传销网络的迅速膨胀,许多A级头目纷纷独立操盘,对该操作系统的需求量大增,于是该网络公司又将该程序刻成光盘,以每套1万—5万元的价格销售,导致后来传销山头林立,传销产品花样百出。

办案人员顺藤摸瓜,发现该网络许多分支已分离出去,成为独立的传销集团。东昌府公安分局经侦大队大队长李斌介绍说,根据掌握的确切情况,该案共涉及传销人员50余万人,A级头目超过500人,涉案金额超过20亿元。

一批高级别头目落网

为彻底打垮这一特大传销团伙,专案组将目标盯向了A级、B级等高级别头目。

4月20日,在济南警方的配合下,专案组办案人员将该网络的A级头目李正臣(男,35岁,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人)、李正枚(女,32岁,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人)抓获。4月26日,在济南将A级头目吴金凤(女,34岁,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人)抓获。5月26日,A级头目李友(男,38岁,吉林省桦甸人)落网。5月27日,A级头目王海玲等15人在天津落网。5月31日,A级头目王彦其等3人在青岛和乳山落网。

截至9月13日,警方共抓获犯罪嫌疑人A级头目31名,B级头目19名,C级头目62人。其中已逮捕24人,劳教8人,刑事拘留8人。

传销诱饵抛向大学校园

在案件侦破过程中,专案组发现这一特大传销案件呈现显著特点:网络集团不再紧密联系,变成各自为战,频繁变换传销产品,争相拉人马投身有背景的企业作保护伞;核心人物不断“完善”内部管理制度,不断制定反侦查措施;宣扬并鼓动家族参与;不再假惺惺地经营所谓的产品,开始明目张胆地宣扬“骗”……

而在校和待业大学生的大量加入,参与者文化程度高则是该案的另一突出特点,也让专案组成员感到痛心。据不完全统计,该案传销头目中,大学生即占20%。

苗某是河北省石家庄人,西安某大学学生。2004年在即将大学毕业并被推选出国深造之际,苗某被他人以“可提供全部出国费用”为借口拉入到传销网络。在交纳了2900元入会费用后,这位品学兼优的学生开始沉溺其中,又先后将父母给他的18000元学杂费用花光。为生存,他又将下线盯向了自己的同学。虽然仅仅一年的时间就升为B级,但到最后也落了个身无分文。今年4月被刑拘后,苗某的妈妈患了精神分裂症,他的父亲衣衫褴褛,露宿在聊城街头不愿回家。

“有些大学生希望通过传销攫取‘第一桶金’,结果是越陷越深,不能自拔。”东昌府公安分局经侦大队副大队长王永刚介绍说,传销头目正是看中了一些大学生的这一心理,将诱饵抛向大学校园。

山东侦破轰动全国最大传销案 两A级头目被判刑

日前,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法院对轰动全国的第一传销大案两名A级头目李某某、李某进行审判,

李某某与李某因非法经营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零6个月、2年。

2006年3月1日,聊城市东昌府警方摧毁一特大传销窝点,并从现场查获两个“小财神”闪盘,经破解密码发现,这是一个涉及100名传销A级头目、50多万传销人员、涉案金额达20亿元人民币的传销大案。聊城市东昌府公安分局随后成立专案指挥部,选调精兵强将开展侦查工作。经过半年的侦查,警方成功将这一轰动全国的第一传销大案破获,截至目前,共抓获传销头目300余名,其中A级头目67名、B级头目86名。

该案A级头目李某某(男,35岁,黑龙江省海林市人)2002年伙同A级总头目张某,打着传销“蝶贝蕾”化妆品的幌子,诱骗亲朋好友加入传销组织,先后在山东、沈阳等地发展下线1154人,非法经营额达350万元。另一A级头目李某(男,39岁,吉林省桦甸市人)2003年6月加入“贝莎”化妆品非法传销组织,以高额利润为诱饵,致使1000余人受骗上当,非法经营额达250万元人民币。

16万人被"忽悠"进传销陷阱 中国传销第一大案内幕

公安部在京举行新闻发布会,通报打击传销犯罪——“鲁剑”行动战果情况,其中最大的一起传销网络案件覆盖全国15个省

区市、涉及16万余人、涉案金额高达4亿余元。

这是迄今为止全国公安机关打击处理规模最大、追究刑事责任人数最多、查处力度最大的一起传销网络团伙犯罪案件。

2005年5月30日,公安机关将此案命名为“5·30”专案,由此掀开了全国打击传销犯罪“鲁剑行动”的帷幕。

如此庞大的传销网络是怎样侦破的?为何如此多的人身陷传销陷阱不能自拔?2006年3月,记者采访了相关人员。随着采访的不断深入,呈现在记者面前的是一段曲折的抓捕过程,令人难以置信的“洗脑”三部曲,以及一个个发人深省的故事。

顺藤摸瓜,传销“教父”最终落网

2004年4月5日,山东淄博警方获取一条重要线索:一东北籍妇女到周村参加“多美姿化妆品”传销活动,被别人以交“入会费”为由诈骗现金8700元。

“接到报案后,我们跟踪调查了两天,掌握了大量情况,第三天出动了100多名警力、20余部车辆,对发现的3个窝点采取了集中行动,当场就查获了正在参加培训的传销人员90余人。”淄博市周村公安分局经侦大队大队长李洁对记者说。

很快,由淄博市、区两级经侦民警迅速组成专案组,并将此案命名为“4·8”传销案。

据李洁介绍,这一团伙传销的是一种叫做“多美姿”的化妆品,以“拉人头费”每人2900元的形式搞传销。但是这一所谓的化妆品不但一般会员没有见过,就连发展过20多个下线的C级人物也没见过。

对参加传销培训的人员做工作后,警方获取了大量信息和线索,逐步摸清了这个传销网络的运作情况。他们辗转山东、黑龙江、北京等地,顺藤摸瓜抓获了B级代理员徐某某、刘某某、秦某,A级代理商孟某某、刘某某和赵某某等多名传销分子。

随着网络“上线人物”的纷纷落网,该网络组成人员内幕被一层层揭开,暴露的情况令人触目惊心:网络的成员达十余万人,仅A级以上人物就达60余人,涉及十几个省区市,涉案金额达几亿元。该传销组织的最高层人物、有着“传销教父”之称的杨某某也逐渐浮出了水面。

2005年5月30日,公安部、山东省公安厅、淄博市公安局、周村公安分局的经侦部门成立了“5·30”专案组,开始对杨某某的犯罪行为进行侦查。

2006年1月23日上午9时30分,当杨某某持港澳通行证,与妻子和两个孩子欲从首都机场飞往香港时,在机场被警方当场拘留。至此,经过警方近两年的不懈努力,这个涉及东北三省、北京、河南、河北、四川、湖南、贵州、内蒙古等15个省区市16万余人、涉案金额4亿余元的特大传销网络案件成功侦破。

“洗脑”三部曲,让传销人员死心塌地

传销,自上世纪90年代传入我国后,一些不法分子顺风跟进,他们打着传销的招牌,招摇撞骗,怂恿被游说的对象交纳高额入会费或认购价格高昂的假冒伪劣商品,加入到传销队伍中来。

据警方介绍,传销组织人员往往先以介绍工作等为由将新人从甲地骗到乙地,安置在城乡接合部的租赁房里,并骗走其财物和通讯工具,集中食宿培训,限制活动范围。他们的生活一般都很艰苦,十几个人一间屋,打地铺,吃大锅饭。传销组织者还经常将他们拉到一些偏远的地方以开会、上课为名进行“洗脑”,从而达到在精神上控制这些人员的目的。

在“5·30”专案中,警方查获了一套该传销组织编制的手抄本“教材”,其内容生动地反映了传销组织“洗脑”三部曲:

——煽情授课,初步“洗脑”。在一个封闭的环境中,通过授课、“成功者”经验介绍等,勾画“光辉前景”,以短期即可达到的“高额回报率”,点燃“新朋友”投入非法传销团伙的狂热欲望。

——课后沟通,强化“洗脑”。主要是在传销人员聚居的寝室营造“大家庭”的氛围,由“培训员”向成员传授与他人的沟通技巧及传销战略战术和手段,反复灌输传销快速致富理念,强调发财路径,将传销致富的梦幻进一步巩固、放大。

——答疑解惑,完成“洗脑”。通过相互沟通,以答问形式消除成员残留的对传销不利的想法,解决其付诸行动的各种障碍,比如讲“骗有善意和恶意之分,将人们骗来是为了让他们发财”,消除其骗人的内疚感等等。

这一套“洗脑”的过程,充分利用了人性的弱点和心理特点,最终将一名“新朋友”变成了死心塌地的传销分子。

幻想破灭,血本无归倾家荡产

“你想成为百万富翁吗?赶快加入传销网络,下一个百万富翁就是你!”

这就是传销始作俑者打出的极具诱惑力的广告。但真的就像传销组织宣称的可以“一夜暴富”“财源滚滚”吗?事实并非如此。

“在整个传销网络中,真正受益的只是那些处在传销‘金字塔’网络顶端的极少数人,绝大部分传销人员不仅没有挣到什么钱,到最后反而血本无归,有的还倾家荡产、妻离子散。”淄博市周村公安分局经侦大队三中队指导员翟浩对记者说。

采访当中,记者接触到了一位B级代理员的妻子,她向记者诉说了丈夫加入传销组织后一家人的凄惨经历。

这名妇女家住辽宁本溪农村,一家四口人,有一套70多平方米的房子,种着20多亩地,在农村日子过得还算殷实。可自从丈夫被其表弟骗到鹤岗搞传销后,家里的生活全变了。

“他到鹤岗后没几天,就给家里打电话要3000块钱,说想做生意。”这位妇女说,当时家里没那么多现钱,在丈夫的逼迫下,只好借了高利贷。第一笔钱借到后,丈夫便一发不可收拾,等到因搞传销被公安机关抓获,前后一共向别人借了3万多块钱,连家里仅有的20多亩地也转租了出去。

“他最后还让我卖掉家里的房子,跟着他到了淄博。”为了钱,丈夫还欺骗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外甥女、姐姐、弟弟,把他们都拉拢进了传销组织。

“他总是说挣钱为了这个家,但4年多的时间从没给过家里一分钱。现在,家也没了,地也没了,欠下一屁股债。亲戚都埋怨他把自己拉进传销组织,也都不来往了。”

在淄博警方破获的“5·30”专案中,类似的例子还很多。

“传销给社会信用基础带来冲击,造成了人与人之间甚至连亲人之间都失去了根本的信任。如果不严厉打击和禁止,后果将不堪设想。”公安部有关负责人表示。

新闻背景

传销的前世今生

根据2005年11月1日开始实施的《禁止传销条例》规定,传销是指组织者或者经营者发展人员,通过对被发展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或者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或者要求被发展人员以交纳一定费用为条件取得加入资格等方式牟取非法利益,扰乱经济秩序,影响社会稳定的行为。传销有三种表现形式:“拉人头”、“骗取入门费”、“团队计酬”。

据介绍,1990年底传销形式在我国出现,由于我国正处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初级阶段,有关管理法规不够完善,一些不法的单位和个人打着“快速致富”的旗号,诱骗群众参与传销,利用虚假宣传、组成封闭人际网络,收取高额入门费等手段敛取钱财,还有一些人利用传销从事迷信、帮会、价格欺诈、推销假冒伪劣产品等违法犯罪活动,不仅干扰了正常的经济秩序,严重损害人民群众的利益,还严重影响了我国的社会稳定。

传销在我国经过了自由发展、限制发展和全面禁止三个阶段。目前,我国已经形成了比较完善的法律体系,各个部门相互配合、分工负责的工作体制。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主要是依据禁止传销条例,以及其他相关法律,对传销行为进行查处。对于情节严重、涉嫌犯罪的传销行为,由公安机关依据刑法及有关司法解释、条例等相关法律的规定立案侦查。

一个都不放过

提个醒

教您认清传销四大欺骗性特点

据新华社北京5月9日电 针对近年来传销活动出现回潮、蔓延的趋势,公安部有关负责人9日在新闻发布会上指出,传销带有很大的欺骗性,有很广泛的受骗群众基础,因此蔓延性、传染性极强。他列举了传销行为的四大欺骗性特点。

首先在我国传销组织非常严密,行动非常诡秘。从1998年我国政府禁止在中国境内从事传销活动以来,传销组织者、骨干分子的传销活动转入地下和半地下,而且往往采取异地传销的形式。

其次,传销组织除了“拉人头”以外,现在又出现了“传商品”“加盟店”的形式。商品在传销组织中已经道具化,价格虚高。这些传销组织使用的道具商品,往往集中在保健品、营养品、化妆品等实际价值和价格很难进行量化的商品中。

第三,编造神话,反复“洗脑”。针对当前广大群众致富心切的心理,用一套严密的公式,编造神话,反复告诉对方只要加入团队,会得到什么样的报酬。一旦加入团队之后,又受到人身和心理的双重控制。

第四,发展下线,重在杀熟。传销组织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多层次,最起码的构成就是三层,有上线,中间是参与人员,然后再发展下线。传销人员重在杀熟,往往利用亲戚、朋友、街坊的信任发展下线。

发布台

“鲁剑”行动 重点督办12起大案

据新华社北京5月9日电 公安部9日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12起公安部打击传销犯罪“鲁剑”行动重点督办案件。

●山东“4·08”特大传销案:涉及参与人员16万多人,涉案金额4亿多元。已抓获62名犯罪嫌疑人,其中移送起诉判刑37人。

●广西玛雅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系列传销案:涉及全国31个省区市38万人,涉案金额1.09亿元。

●重庆杨远群、李小平等人传销、绑架、买凶杀人系列案:该犯罪团伙对参与传销后发觉上当受骗的人,采取买凶杀人、恐吓等手段,封堵受骗人之口。

●山东“天狮美丽佳人”化妆品特大传销案:涉及山东、河北、河南、四川等9个省区市的10万余人,涉案金额3亿余元。

●北京品品德国际茶艺连锁有限公司传销案:涉及全国十几个城市,北京地区已发展会员1000余人,涉案资金1200余万元。

●广东“深圳科力海公司”传销案:发展5000余人,涉案资金1800余万元。

●山东济南“4·09”特大传销案:发展传销人员1137人,非法经营数额达5000万元。

●江苏夏向德等人传销、扰乱公共秩序、故意伤害案:犯罪嫌疑人对不愿参与其传销组织的人员进行威胁、恐吓,打伤群众,并围攻、殴打出警的公安民警,砸毁摄像机等器材,气焰十分嚣张。

●广东“重阳公司”特大传销案:被骗对象多为离退休老年人,涉案金额1500万元。

●吉林“6·18”传销案:先后传销新田化妆品、雨神化妆品、秀肤佳化妆品,涉案金额150余万元。

●山东韩国人李宰完特大传销案:这是我国公安机关成功破获的首起由外国人组织的传销案件,涉及1800多人,涉案金额4000余万元。

●黑龙江“3·01”特大传销案:涉及黑龙江、河北等七个省区,传销商品为“盛世临”保健品,涉及人员3400余人,涉案金额1000余万元。

责任编辑:韩振华
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免责声明:百姓观察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百姓观察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百姓观察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发表评论|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热点图片

通用网址:www.baiguanw.cn m.baiguanw.cn(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20 百姓观察网. 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禁止转载具有版权的文章
投稿邮箱:bxgctxs@163.com
京ICP备:
15038816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130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