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制宣传 >

股东疑虚假出资转卖股权 受让人依法抗辩却遭法院驳回
时间:2018-04-29 18:16来源: 南方政法网 点击:

王先生是一位信义之人,在朋友身患重病,需伸援手之时,他慷慨解囊,哪料待朋友不幸离世后,自己却遭他人算计缠上官司,且败诉被判赔付巨款。

山西人王先生到陕西做生意时,经朋友介绍认识了陕西亿安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亿安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彭某,两人一见如故,彭某手头拮据时,只要张嘴,王先生便解囊相助。在彭某生病时,王先生依然倾心相助,几年下来彭陆续向王先生借款几千万元。

人心隔肚皮,在此过程中,王先生发现彭借的钱并未用于公司经营,而是不断拆东墙补西墙的借旧还新,于是陆续请求其还款。2014年6月16日亿安公司决定彭将其持有的30%公司股权以价格300万人民币转让给王先生。此后,彭和王先生在2016年11月20日再次形成了《股东会决议》(二份),同时协商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上述决议及协议明确以下内容:1、公司评估价值2000万;2、彭某收回其代持的挂名股东黄某军7.58%的股权,彭持有100%公司股权;3、再次转让60%股权给王先生(加上前次30%共计转让90%的股权)。90%的股权转让款合计1800万,首付1600万,其余200万在协议生效一年后支付。

此后、王先生依约支付了全部股权转让款1800万。特别需要指出的是2016年11月20日《股权转让协议》第六条明确约定:“此协议签订之前或签订之后,为办理工商注册变更所形成、提交出示,并在工商局存档的《股东会决议》和《股权转让协议》等资料,仅供办理注册变更时使用,不可视为股东双方的真实合意”。同时2016年11月20日双方还签订了《股权转让补充协议》,其中第四条明确约定:“按照双方约定股权转让价款受让方已全部支付给转让方,在办理工商变更登记时双方再次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作为应付工商变更登记,不视为双方真实合意。转让方自愿放弃股权转让价款利益。不得向受让方再次主张工商部门备案留存《股权转让协议》中的对价款”。(为了与这一条款对应彭与王先生采用时间倒签的方式签订了一份2016年11月16日的《股东会决议》,目的是办理工商变更登记时使用,《股东会决议》上的署名只有彭和王先生两人签字,并没有第三人签名) 。

有了这份协议作为支撑,为了规避虚假出资的挂名股东黄某军,以便能顺利办理工商注册变更手续,彭和王先生委托公司员工进行股权变更登记。

紧接着,为顺利完成股权转让,于2016年11月22日编制起草了一套《股东会决议》和《股权转让协议》等虚假资料,该虚假的《股东会决议》和《股权转让协议》中黄某军与王先生被写成股权转让人与受让人,股权转让款500万元。当日将这些虚假资料提交给工商局登记备案。至此、王先生与彭以阴阳合同方式完成了股权转让。

天有不测风云。2017年6月彭不幸去世,紧接着已经被彭收回挂名股东股权的黄某军迫不及待依据2016年11月22日虚假的《股东会决议》、《股权转让协议》和作废的2016年11月16日的《股东会决议》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王先生支付其股权转让款500万元及其逾期付款损失。

此前,王先生从未与黄某军协商过股权转让问题,也未与其签订过股权转让协议,却真真实实被黄某军告上了法庭索要巨款。为此王先生进行了抗辩:首先,提出2016年11月22日《股东会决议》和《股权转让协议》是由股东以外的人编制起草的虚假资料,目的是为了应对工商变更注册登记。

为证明自己的主张,王先生提交了2016年11月22日自己从太原直飞杭州的出差机票和当日彭在武汉协和医院的住院证明(书证),当日两人都不在西安。在此基础上还提交了三份证人证言并由证人出庭作证。王先生依据《民法总则》146条,请求法院确认2016年11月22日《股东会决议》和《股权转让协议》无效。

其次,提出彭生前再三强调,黄某军是挂名股东,既不参与公司经营,也未实际出资。黄某军既然要求支付股权转让款,应当提交出资证明。否则、作为受让人王先生有权拒付股权转让款。王先生的这项主张法律依据是最高法院《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21条:“当事人之间对是否已履行出资义务发生争议,原告提供对股东履行出资义务产生合理怀疑证据的,被告股东应当就其已履行出资义务承担举证责任”。也就是说,黄某军不能证明自己已履行相应的股东出资义务就应当承担瑕疵股东的责任。

一审法官对于王先生的证据全盘否认却没有合法依据。例如、王先生的出差机票和彭飞的住院证明证明了2016年11月22日既没有召开股东会,也没有签订股权协议,判决书认为“被告出示的机票和住院证明不能完全证明自己的主张”,在王先生提出的黄某军没有向亿安公司履行出资义务的主张后,法官却认为黄某军有权要求王先生支付500万元股权转让款。

本案二审,王先生一方提出下述上诉请求并提供了相应的证据:

1、请求判定2016年11月22日《股东会决议》和《股权转让协议》属于虚假无效法律行为。证据包括:、2016年11月22日王先生的出差机票和当日彭飞在武汉的住院证明(书证)以及证人证言(证明2016年11月22日《股东会决议》和《股权转让协议》系股东以外的人编制起草的虚假协议);、体现股权转让真实意愿的2016年11月20日《股东会决议》和《股权转让协议》;、王先生已经支付过股权转让款的凭证(彭某转让90%,保留10%股权。同一股权不可能转让二次,黄某军的股权转让显然是虚假的)。

2、黄某军属于未履行出资义务即转让股权的瑕疵股东,其行为构成欺诈,王先生作为受让人有权请求撤销《股权转让协议》。证据包括:、中国工商银行西安太华路支行出具的证明,确认黄某军持有并向王先生转让的股权虚假出资(该证据系根据法院调查令,律师二审期间取得的);、公司注册登记时提供的虚假验资报告、股权转让协议(黄某军与原始股东的股权转让协议);

3、因为黄某军转让的股权系虚假出资存在明显瑕疵,(事实上该股权所在的亿安公司已经起诉要求黄某军等瑕疵股东承担返还出资义务)。根据法律规定,王先生享有瑕疵担保抗辩权。在瑕疵股东黄某军未提供适当担保之前,王先生有权拒付股权转让款。

王先生请求认定虚假股权转让决议与协议无效的法律依据是《民法总则》146条:行为人与相对人以虚假的意思表示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无效。以虚假的意思表示隐藏的民事法律行为的效力,依照有关法律规定处理。

然而,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却在判决中指出:“本案焦点问题是涉案股权转让是否存在欺诈”。回避了王先生请求认定股权转让决议与协议无效的诉求。

王先生认为,这种选择性适用证据,遗漏当事人诉求的做法有违司法公正。

王先生第二项上诉请求(撤销欺诈法律行为)的法律依据是《民法总则》148条:一方以欺诈手段,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受欺诈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撤销。

对于王先生请求认定黄某军构成欺诈的主张,判决书提到:首先,黄某军已经工商登记为股东;其次,黄某军在王先生提交的股东会决议,股权转让协议上均未签名;再次,王先生提供的证据虽然证明2016年11月22日未召开股东会,也未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但因王先生对以上决议和协议的签字无异议,就不能否定股东会决议与股权转让协议的效力。

法官的判决表明黄某军是受让股东,其即便没有向转让人支付对价,也不构成欺诈。这令王先生很不解,自己证明了原始股东虚假出资(银行已经出具证明),黄某军受让该股权时既没有向转让方支付对价,也未向目标公司出资构成欺诈。本案法官将上述事实演绎成“工商银行证明的原始股东虚假出资与黄某军受让原始股东股权时是否支付对价无关.”。

王先生认为,自己的第三项上诉主张,“权利瑕疵担保抗辩”,本案法官完全作了回避。在判决书中,既“回应”原告的“主张”、又“回应”被告的“辩称”,同时“回应”双方的“互辩”。这种程式,使法官的“中立”地位得到突出体现。

一名资深法律人士认为,王先生与彭签订了两套股东会决议和股权转让协议,一套体现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另一套用于应对工商登记,这是俗称的阴阳合同。依照法律规定,法院理应去伪存真,认可被掩盖的真实意思表示的法律行为效力。令人诧异的是无论真假股东会决议、股权转让协议黄某军从未参与,王先生也从未与黄某军协商过股权转让之事。但本案法官却无中生有的认为黄秀军有权要求王先生支付500万元股权转让款。这也是本案的一大疑点。

本案被上诉人(黄某军)没有向目标公司出资(该事实得到银行出具证明证实)却隐瞒该事实转让股权,上诉人(王先生)依法提出撤销合同及权利瑕疵担保抗辩,法院不顾证据与抗辩,仅凭借一些没有根据的推定,判定虚假出资的股东有权获得巨额股权转让款。被上诉人空手套白狼的美梦在法院法官的背书下成真。法官判定虚假出资股东套取巨额财产行为合法显然有违基本公平正义与人之常情。

对于此事的进展,本网将持续关注。(黄萍芝)

原因站截图:

 

 

责任编辑:魏洪亮
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免责声明:百姓观察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百姓观察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百姓观察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发表评论|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通用网址:www.baiguanw.cn m.baiguanw.cn(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20 百姓观察网. 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禁止转载具有版权的文章
投稿邮箱:bxgctxs@163.com
京ICP备:
15038816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130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