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蒙眼挖人,或通向莆田深渊
时间:2020-08-26 15:04:58 来源:百观网

编辑 | 于斌

众所周知,字节跳动遇到了难题。

这个难题带来的挑战是两方面的,一边是如何在“被禁风浪”这种牵扯了无数利益方相互制约的庞大局势中博求最优解,一个则要简朴许多,怎么拿到满足的估值并尽快上市。

曾被众多文章引用的一条消息是:字节跳动与机构签订了对赌协议,“据融资质料披露,若6年内未IPO,将按8%复利回购”。且有消息称,对赌的条件包罗IPO时估值要到达900亿美元。

字节跳动难撑高估值的话题,在互联网行业算不上什么新消息;头条系不停调整发力点打击各条新赛道,并和各大巨头恒久保持冲突和状师函往来,也不是什么秘密。这一切,就是为了这个高估值。

几个月前,有外媒报道:2020年字节跳动的营收目的为2000亿元人民币。同时,也有字节跳动估值已逾1000亿美元的消息传来。

估值这种工具,始终是有泡沫存在的。许多投资人在前几轮早就低价进场了,此时也乐意撑起估值,总体算下来仍然是赚。但要上市拿到真金白银,又想撑起泡沫保持高市值,那就一定要靠增速。

字节跳动今年原本的估值增长,离不开其今年着重、重复、多角度强调的“全球化战略”,也就是“Tik Tok”的强劲增长。

从年头8周年的内部信,张利东担任中国董事长而张一鸣担任全球CEO,到5月的迪士尼前高管凯文·梅耶(KevinMayer)加盟Tik Tok担任CEO。可以说在今年,全球化就是字节跳动眼中的一切。

然而这一切正在消失。站在风口,猪可以飞起来,但逆着风谁也别想飞。在2020年这个微妙的时间点,字节跳动想全球化,但这并不能代表全球的声音。8月4日,在难题中,张一鸣发了《给中国同事的一封信》,让人读来反倒像是封《致外国友人书》。

现在来看,剥离中国的姿态收效甚微,全球化和Tik Tok有可能不会再是字节跳动在2020年惊艳市场的增长点。几个月前,机构给出的千亿美元估值,和对赌协议上对高估值的要求,正挤压着危机中的字节跳动,必须尽快寻找到新的增长点。

一个攻击工具是腾讯。字节跳动今年营收目的两千亿的听说一出,不少人就给它冠上了“半个腾讯”的名儿。头条主要靠广告挣钱,这也是腾讯的老本行,再加上腾讯特长的游戏、网文、动漫等领域,头条各个都想碰,很难说这两家不是“友商”。

另一个攻击工具是百度。坊间早有传言,“字节跳动能做起来,早期从百度加盟的技术人才们功不行没”。不管怎么说,百度在BAT中确实以技术强著称,早些年张一鸣跑去百度抢技术人才相当勤快也是不争的事实。可以说,字节跳动的乐成离不开百度,想要更乐成也能自然的遐想到百度。

固然,BAT中的最后一家阿里巴巴,也不见得跟字节跳动能保持气氛融洽。虽然克日有淘宝和抖音签“百亿年框”的消息传来,但两家的互助关系是基于“抖音把流量导给淘宝卖货”的链条。这个链条随着今年短视频和直播带货赛道的连续火热,已经起了波涛,抖音正不停推出激励自己平台内店肆的各项举措。

相比于把用户卖给淘宝,自己赚流量钱,字节跳动肯定更愿意用户直接在自己这里下单购物。前段时间,类似“字节跳动有流量就灯油有一切,用这些流量做个电商而已不在话下”的看法,也已经甚嚣尘上。

但不管怎么说,阿里巴巴究竟是客户,算是亦敌亦友。要找个敌人动刀,固然还是首选没什么友爱可言的,腾讯和百度的盘子才是字节跳动在可能痛失全球化战略后,最觊觎的增长点。说起来,字节跳动这两年在社交和搜索上简直没少铺垫。

实际上,字节跳动已往最乐成的两款产物“今日头条”和“抖音”,本质上干的就是跟腾讯和百度抢流量的活,还是跟这两家抢土地有熟悉的味道。而相比百度,腾讯应该更担忧一些,因为两家还在游戏、在线办公、动漫网文等多个领域都可能发生摩擦。

至于百度,需要担忧的也许只有搜索了。固然,不管字节跳动盼望的新增长点在哪儿,都得是第一步定业务,第二步找人才,而且是定什么业务找哪儿的人才,因为字节跳动虽然是APP工厂,但那些都是内容APP,焦点都是靠推荐算法来匹配用户和内容,做不是这个逻辑的新业务就没法用一帮“老人”继续批量组装新APP了。

在现在这三家都把对方写进了自己竞业协议的情况下,怎么找人也很有讲求。

或许字节跳动现在并没有确定,可能今年最终也不会确定一个像“全球化”这样all in的进攻偏向,可是要挖开拓新增长点的人才,一定会首选百度。一方面是挖百度的履历足,另一方面是百度搜索业务在去年去职了一批高管。

字节跳动做搜索已经不是新鲜事了,在搜索行业的广告中,医疗是最有利润的板块之一,是最难拿下、也是字节跳动最盼望拿下的版块之一。然而,这个版块在百度的搜索业务中已经被几度削弱了。

此项业务在2016年遭到舆论广泛质疑后,百度在2017年2月8日宣布,将移动医疗事业部整体撤裁。李彦宏在给员工发的内部信中称,“该撤就撤,该关就关”。而2016年底,吴海峰恰好完成了过渡,从一线技术,到技术治理,再到全面掌舵了整个百度大搜的产物、生态和商业模式,他的履历和资源很有价值。

据腾讯《一线》报道,“百度几大广告收入焦点——医疗、教育、游戏、金融,除医疗外都已被字节拿下,医疗是最后的一块”,“吴海锋其时在百度接了许多医疗的内容,都是第三方的。而搜索,医疗的资源主要是医疗内容。这对字节跳动建设整个医疗的内容、算法和服务体系,很有资助”。

可以这样总结,字节跳动做搜索是为了营收而不是慈善,百度正在逐渐放下的医疗搜索广告,可能就是字节跳动求之不得的新增长点,而吴海峰被视为拿下它的重要气力。

2019年,百度全面发力移动生态,搜索公司已徐徐成为历史。2月,百度启动了一轮轮岗迎战字节跳动,将搜索划归为沈抖接受,吴海峰转而接手凤巢。5月,百度公布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泛起上市后首次亏损,这固然是一次失利,随后传出五名高管去职的消息,其中就有吴海峰。

另一则消息是,失利后的吴海峰在2019年5月1日在海南注册了一家新公司,幺零贰四科技有限公司。据腾讯《一线》报道,有知情人士推测:现在追念来看,“幺零贰四科技有限公司”中的“1024”,或许寓意“字节”,因为1KB=1024byte(字节)。

由此看来,联合克日吴海峰带老部下加入字节跳动的消息,他早在2019年5月,就无缝衔接的完成了脱离百度和投奔竞争对手字节跳动的流程。注册一个新公司先自立门户的繁琐操作,只是为了逃避竞业协议的限制和处罚。

提到竞业协议,这是一种企业能够正当的反抗人才流失的方式。有一句泛滥的口号,“21世纪最缺的是人才”,但事实上,企业花费极大成本造就一名人才的回报很可能是该员工跳槽,还是带着老东家资料、资源一块走那种。

尤其是在互联网、芯片这类强调技术的行业中,竞业协议是一项对企业极有资助也很有须要的辅助手段。这项规则,掩护的是商业社会中的每一家企业,而非某一家。规则固然往往都有毛病,使用规则钻营毛病,就可以绕过竞业协议,不受损失而告竣效果。

正如吴海峰先把自己的老部下带到新公司,热火朝天的开工,待到竞业协议期限竣事,就可以连人带资料带业务一起被打包并入字节跳动了。这又和一年前从百度去职就带一帮老部下直接加入竞争对手,有什么区别呢。吴海峰与百度签下到竞业协议不就新同虚设了吗。

可是,规则只是道德的底线,道德是高于规则的。而如果一小我私家,在面临规则时,还要想方设法钻规则毛病,行与规则初衷南辕北辙之事,就更谈不上道德了,他又能在商业世界中走多远呢?

已往这些年,中国许多曾经名噪一时的草创企业家被团体淘汰了。正如吴晓波评论的那样:他们的配合点是缺乏对规则的尊重,忽视商业道德。一个不按规则出牌的人,能获得的超额利润,实际是在其他人愿意按规则行事的前提下,伤害这些人的利益而实现的。

这句话放到企业间同样适用。规则包罗竞业协议,掩护的是规则之下的企业。如果大家都开始钻空子,规则就会形同虚设,那它还能掩护谁呢?哪家企业又能赚到呢。

字节跳动冒着风险,提供这种路径,于私可以明白为其招揽员工的一种首段,究竟现在是在估值和增速的压力下,又面临了艰难的情况。但于公,于社会,确实是做了坏例子。字节跳动岂非无人可挖吗?字节跳动强调年轻化,岂非愿意看着造就出的年轻人都花落各家吗?

况且,说回搜索和医疗广告这项业务,高调做事和高调挖人也并非一定要联合。字节跳动的增速压力,落在有违竞业协议之嫌的外来高管上,何尝不是一种风险。倘若在渡过磨合期后,一切步入增长趋势时,百度的竞业协议又发挥出了威力,吴海峰无缘字节跳动,接下来的莆田医院的票据,又该怎么办呢?

曾被腾讯起诉、被视为“互联网竞业克制协议索赔第一案”的刘春宁,也曾是马化腾的昔日爱将与心腹,2013年加入阿里巴巴先后卖力了手游、影业、音乐等相关偏向的事情,2015年被深圳警方带走观察。阿里大文娱原本是被给予了厚望的版块,时至今日生长的怎么样了呢?

况且,以负面手段打破商业规则走到一起的吴海峰等人与字节跳动之间,是否真能坦诚相待呢。如果不能,吴海峰等人是否也会在走马上任之时,就准备好自己某一天被榨干取尽后的退路呢?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原理,同样适用于商业,人才还是要靠自己抓。字节跳动是一家跑得很快的公司,也很受资本追捧,但追捧和支配可自古都是一家。款项买不下所有,切莫用资本的思维看待组织和人才。

蒙眼挖人的危害字节跳动固然清楚,如何实施这件事,体现的是字节跳动在利弊之间会如何权衡。种种情况和迹象讲明,字节跳动绕过竞业协议的挖人行动,更多是出于短期内商业利益的推助,是对对赌、估值、增速这些关键词的屈从。

但恒久来看,这会是企业走向“伟大”的捷径吗?怕是张一鸣自己心中也有谜底。挖走百度旧将,买通走向莆田的深渊,其实并不应该是这家“正当年”企业最好的选择。

字节跳动是遇到了难题,但如今应对危机的举措是否合理,已经引起了舆论的轩然大波,更有消息传出资本在此时关于Tik Tok的意见或让张一鸣“伶仃无援”;转移矛盾或继续需求增长的方面,是否应该多做思考,亲近规则制止激进呢?

转载本站原创,请注明来源:百观网-百姓观察网

图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7天之内及时处理,管理员邮箱:bxgctxs@163.com

新闻排行榜
大家都在看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 监督管理 运营单位:北京思圆行方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通用网址:www.baiguanw.cn m.baiguanw.cn(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20 百姓观察网. 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禁止转载具有版权的文章
投稿邮箱:378822888@qq.com
交换友情链接QQ:378822888
京ICP备15038816号-1京公网安备 11010602130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