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决定有充分宪法法律依据
时间:2020-05-24 07:38:12 来源:百观网

新华社香港5月23日电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集会正在审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建设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宁静的执法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议(草案)》。这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坚决维护宪法和基本法确定的宪制秩序作出的制度摆设,体现出中央在香港维护国家宁静方面的历史继承。

维护国家宁静

中央负有最大和最终责任

2019年,“修例风浪”在香港骤然掀起,陌头的火光、黑衣大盗的肆虐、耀眼的“港独”旌旗、内外势力的勾通、港版“颜色革命”的魅影……在提醒涉港国家宁静立法已是迫在眉睫,刻不容缓。

2019年10月31日,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公报中短短一段话内在深刻:“必须严格依照宪法和基本法对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实行管治,维护香港、澳门恒久繁荣稳定。建设健全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宁静的执法制度和执行机制。”

对玄色暴恐恼恨不已的香港各界爱国爱港人士备受鼓舞,他们纷纷作出回应,认为“修例风浪”袒露出香港在维护国家宁静方面存在执法制度毛病和执行机制缺失,必须修复和弥补。

爱国爱港的香港执法界人士对延误已久的国家宁静立法在香港落实最为体贴。对于决议草案,多名香港执法界人士认为,中央对维护国家宁静负有最大和最终的责任。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的划定不改变国家宁静立法属于中央事权的属性,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也并不因为这一划定而丧失在香港维护国家宁静方面应当行使的权力和应当推行的责任。

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集会召开前夕,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香港中律协创会会长陈曼琪进京前向记者先容,她向大会提交的建议就是要求全国人大直接将国家宁静执法引入香港。

陈曼琪说,只管基本法第二十三条授权香港特别行政区自行立法克制七类危害国家宁静的罪行,但此项授权并不影响中央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和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建设、完善和监察维护国家宁静的执法制度和执行机制,以及全面监视宪法及基本法在香港实施的凌驾性权力。

针对香港和西方某些人称,全国性执法在香港实施需要香港立法会和香港特区政府“批准”的说法,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梁美芬说,这些说法要么没看懂基本法,要么是居心混淆。基本法第十八条第三款清清楚楚写的是“征询”,也就是征求意见,不是必须征得“批准”。

她举例说,当初列入基本法附件三、需要在香港实施的全国性执法只有6部,现在已有13部。这些新列入的全国性执法都是经由“征询”法式后实施的,并不需要获得香港的“批准”。

她还说,也不应该把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宁静的立法和执法体系构建等同于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纵然从香港基本法现有的维护国家宁静的划定看,也不局限于基本法第二十三条。例如,基本法第十四条划定,“中央人民政府卖力治理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防务”,担负守卫香港特别行政区领土宁静的重任;再如,基本法第十八条划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决议宣布战争状态或因香港特别行政区内发生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国家统一或宁静的动乱而决议香港特别行政区进入紧迫状态,中央人民政府可公布下令将有关全国性执法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实施。”这些都是中央行使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宁静权力的重要体现。

补宁静短板

全国人大决议有充实的宪法执法依据

2020年4月15日,尚在严密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紧张气氛中,第五个全民国家宁静教育日到来了。香港中联办主任骆惠宁有关香港要补上国家宁静这块短板、决不能让香港成为国家宁静风险口的讲话,引发不少香港人士的共识。

香港执法界人士认为,此次全国人大有关决议就是补短板的关键一环,有充实的宪法执法依据。

香港特区立法集会员叶刘淑仪认为,决议草案是全国人大凭据宪法有关划定作出的,有充实的执法依据,这是不言而喻的。

“基本法是基于我们国家宪法第三十一条衍生的,国家的最高权力机关全国人大绝对有权力为香港立法,这是单一制国家的一个特色。”港区全国政协委员、“香港再出发大同盟”副秘书长黄英豪状师说,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有权力也有责任凭据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际情况和需要继续推行维护国家宁静的宪制责任,包罗制定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有关的维护国家宁静的执法,构建有关执法制度和执行机制。

香港基本法澳门基本法研究会会员朱家健说,宪法第三十一条划定,国家在须要时得设立特别行政区。在特别行政区内实行的制度根据详细情况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以执法划定。从基础上讲,全国人大作出有关决议,也是以执法划定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实行的制度的一种方式。从立法实践看,全国人大的决议有的承载立法功效,有的仅就单一的重大事项作出决断,都具有最高的权威和执法效力。这次全国人大作出有关决议,授权全国人大常委会就建设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宁静的执法制度和执行机制制定相关执法,就是依照宪法行使这一权力,具有坚实的执法基础。

“有人说,基本法第十八条第三款同时划定‘任何列入附件三的执法,限于有关国防、外交和其他按本法例定不属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自治规模的执法’。”陈曼琪说,“可是国安法顾名思义,乃是涉及国家宁静方面的执法,显然不能单纯视作特区自治规模内的事务,所以根据基本法第十八条的划定引入国安法,并不违宪。”

香港都会大学执法学院原副院长顾敏康说,香港阻挡派把在香港建设健全维护国家宁静执法制度宣传成洪水猛兽,但从国际上看,国家宁静立法最多、最庞大、最全面的是美国。美国还把海内法延伸到其他国家搞“长臂统领”,而阻挡派对此不置一词,相反还主动要求美国制定法案干预干与香港,这就是典型的双重尺度。

梁美芬说:“我有十个字送给阻挡派,‘执法政治化,政治执法化’。他们用执法语言把政治目的包装起来,疑惑世人,鱼目混珠。”

填补宁静毛病

全国人大有权行使监视权

香港执法界人士认为,决议草案是对基本法实施行使监视权的体现。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有权监视宪法的实施,有责任确保凭据宪法制定的香港基本法获得全面准确贯彻实施。香港特别行政区在维护国家宁静方面存在执法制度毛病和执行机制缺失,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有权力有责任接纳适当措施予以填补,弥补有关缺失。

“香港现在已有叛国罪、煽动罪,也有特工罪、窃取官方秘密罪,但其余如破裂国家、颠覆等罪行则未有包罗在内。”叶刘淑仪举例说,“近几个月来有人宣布‘独立’、声称组织‘暂时政府’;有些要求遣散警队,然后遣散政府。那些行为其实是有推翻政府的色彩。但现行法则没有颠覆、破裂国家罪,就难以处置惩罚这些煽动、筹谋的行动。”

有人认为,香港有许多英国人留下的执法应对叛乱、暴乱等罪行,国家宁静立法没须要。对此梁美芬反驳说,“其实毛病多得很”。她以资金收支为例,香港对洗钱罪很重视,有相关法条,监控很严。但对颠覆国家、勾通外国势力的资金收支就缺乏执法规管,也就不能羁系。“‘修例风浪’中大盗的资金怎么来的?这个毛病不应该补上吗?”

香港执法界人士强调,全国人大有关决议以及全国人大常委会下一步有关立法是从国家层面就建设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宁静执法制度和执行机制作出的制度摆设,没有取代或破除基本法第二十三条划定。

“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的划定继续有效。”梁美芬说,“香港特别行政区仍需尽早完成基本法第二十三条划定的立法责任。”

叶刘淑仪也认为,决议草案与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的划定并行不悖,并没有取代、排挤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条划定的香港特别行政区自行立法维护国家宁静的宪制责任和执法义务,香港特别行政区仍然应当尽早完成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任务。

转载本站原创,请注明来源:百观网-百姓观察网

图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7天之内及时处理,管理员邮箱:bxgctxs@163.com

新闻排行榜
大家都在看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 监督管理 运营单位:北京思圆行方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通用网址:www.baiguanw.cn m.baiguanw.cn(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20 百姓观察网. 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禁止转载具有版权的文章
投稿邮箱:378822888@qq.com
交换友情链接QQ:378822888
京ICP备15038816号-1京公网安备 11010602130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