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天玉僧人到底是不是李自成?这两个铁证如山,谜底已经很清晰
时间:2020-01-15 00:26:23 来源:百观网

众所周知,推翻明朝天下的是闯王李自成。然而,他只在京城当了42天天子,就因为冲冠一怒为朱颜的吴三桂引清军入关而兵败退出京城,后节节败退,直至死亡。

关于李自成的下落,三百多年来一直是个争议不休的谜团。后人流传最广的主要有两种说法:第一种说法是李自成在通城九宫山被当地人当成“强盗”袭杀而死,一些史书称李自成被“住民用白棒击杀之”,又说“食绝,被土人所杀”,又有人说“时积雨,骑陷泥淖而不能驰,村民锄挺奋击,人马俱毙”。而死亡的所在大略都在九宫山。

而因为追剿李自成的英亲王阿济格给朝廷的奏报:“因遗素识李自成者往认其尸,则尸朽莫辨,或存或亡,还另行察访。”因此,李自成死时已是“尸朽莫辨”、“逆首已泥”等,从而无法辨认他的尸体。

然而,阿济格随后又主动“翻供”——奏报朝廷9个字:闻自成逃遁,现在江西。清廷对此很是震怒,将阿济格降为郡王。

可以说,阿济格作为追杀李自成的主帅也不知道李自成到底死了没有。

顺治年间,意大利传教士卫匡国在其所著的《鞑靼记事》中写道:“没有人知道李自成的了局,有人认为他在战斗中被吴三桂所杀,但战斗后他从未泛起,无人知道他是死是活。”

甚至到了康熙年间,内阁学士张玉在编写的《剿闯献二贼纪事》一书中写道:“自成之死,终未有实据也。”可见,直到康熙时人们对李自成的死依然没有定论。

因此,从清朝初期开始,许多人怀疑李自成到底死了没有。

于是就降生了第二种说法——李自成战败后假名为奉天玉僧人隐藏在了夹山寺出家。

新中国建立后,考古学家郭沫若在1955年时对李自成的死举行了盖棺定论:李自成被村民杀死于九宫山。

理由是在北通城的九宫山发现了李自成的作战宝剑和专用马镫。

消息传出,举世哗然。然而,对此许多专家表现怀疑,因为李自成简直在通城、常德一带转战过,单凭一把宝剑和一个马镫就断定李自成死于通城九宫山,显然是证据不足的。相反,更多专家和学者认为李自成剃度出家成为了一名僧人——奉天玉僧人。理由主要有两个。

第一个理由:有人证。

公元1662年,正值康熙主政时期,云南同知张琮伯在赴任途中经由辰州时,路上遇到一位僧人,两人相谈甚欢,后张琮伯跟亲朋挚友说:“见一老僧,状伟而言辞慷慨。其徒曰:吾师即闯王也,彼时有孙某愿代死,吾师始得脱耳。”可以说张琮伯是第一小我私家证。

第二小我私家证是何璘。乾隆年间时,澧州知州何璘为了寻找李自成死亡谜团,他亲自进入夹山寺察访,数年后写出了“调研陈诉”——《书李自成传后》,内里有这样的纪录:其时寺中有供奉木偶似李自成,有奉天玉僧人墓和紫石牌楼,奉天玉僧人顺治元年进入寺庙,无人知道他的身世,但其口音似西人。

何璘于是下出结论:奉天玉僧人就是李自成。何璘可以说是第一个公然声明李自成没有死于兵败的人,从而引起了当地官员的恐慌,于是令人捣毁了奉天玉僧人宅兆的修建和纪录其事迹的紫石碑。

第三小我私家证是“李过”。

时光推移到1958年,夹山林科所在何璘所说的李自成墓地的地方,无意中挖出了奉天塔和野拂撰文纪念奉天玉僧人的石碑。因为其时的人没有文物掩护意识,效果石碑被就地砸断,而奉天塔则被抛弃在了荒山之中。

22年后,也就是1980年,林场工人石开柏无意中发现了被看成垫脚石的野拂撰文残碑,残碑有15行碑文,落款为4个字:补之为铭。

专家考证得出结论:碑文是李过留下的。

要知道,李过字补之,他是李自成的侄子。

此外,夹山寺另一块碑文《重修夹山寺灵泉禅院好事碑》有这样的纪录:“顺治九年冬,野拂大僧人从鼎州(常德)来,投奉天老人批剃,更不惮勤勉。”由此可以推知道,李过在顺治九年出家,经常到夹山寺来侍奉“奉天玉僧人”。而“奉天玉僧人”极可能就是李自成。

第二个理由:有物证。

1980年,工人们在修缮夹山寺大雄宝殿时,在地一一个墙洞发现了写有诗词的木板。因为天气冷,工人却将其拿来烧火了。待石门县文化馆专家赶来时,只收到剩下的3块花梨木木板。木板所写内容为《支那撰述》和《梅花百韵》。内里留有残文“野拂维禅”等字样,显然是野拂为奉天玉僧人所写的颂词。

一年后,常德和石门当地的专家对奉天玉僧人墓举行了掘客,从墓内里挖出一只麒麟凤凰青花罐。青花罐子上有铭文砖一块,上面写着奉天玉僧人“师于大清壬辰年六月(清顺治九年)率徒开山,领门生数千众,殁于甲寅年(康熙十三年)三月。”落款又是“补之位铭”。要知道,一个来源不明的僧人,来夹山寺时已经有门生数千众,这个僧人的身份显然令人怀疑。

此外,在左边墓穴里发现镇墓圹符碑一块,上面刻着16个字:身披北斗,头戴三台,寿山水远,石朽人来。

这块石碑是米脂旧俗,与两年后在陕西米脂县李自成行宫遗址发现的石碑一模一样。专家们指出碑文中有一个门吞马的奇异字,已经讲明了墓主人的身份。要知道门吞马就是“闯”字啊。厥后,麒麟青花罐子和这块石碑都被认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10年后,1992年,重修夹山寺大悲殿时,挖出刻有“敕印”的石龟印一方。在封建社会,只有帝王才用“敕”字,而夹山寺也没有被天子敕封过,这敕印又引起世人浮想联翩。

1994年早春,石门县维新场镇寒水坪村农民刘凡军挖野菜时,在荒山中捡到一长条形铜牌,上面写着4个字:“奉天玉诏”,同样引起轩然大波。

玉诏为调兵用的兵符,专家厥后认为此物为奉天玉僧人李自成之物,他隐匿在石门夹山寺,以此为名号继续指挥大顺军。

奉天玉僧人到底是不是李自成?从清康熙元年到如今,石门一带出土的物证最多,都具有说服力。近代著名作家蒋冰之(丁玲)曾言自己是李自成后人,临澧蒋家都是李自成后裔。著名武侠小说家金庸也认为奉天玉僧人就是李自成。

转载本站原创,请注明来源:百观网-百姓观察网

图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7天之内及时处理,管理员邮箱:bxgctxs@163.com

新闻排行榜
大家都在看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 监督管理 运营单位:北京思圆行方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通用网址:www.baiguanw.cn m.baiguanw.cn(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20 百姓观察网. 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禁止转载具有版权的文章
投稿邮箱:378822888@qq.com
交换友情链接QQ:378822888
京ICP备15038816号-1京公网安备 11010602130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