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明:林冲与陆谦——办公室里的友情
时间:2020-05-24 07:51:54 来源:百观网

林冲与陆谦的关系,根据林冲的话讲,两人是“自幼相交”、“如兄似弟”,许多改编者凭据这两句话演绎出不少林冲和陆谦的朋侪关系来,但这未免是把书读浅了。

连环画《风雪山神庙》

职场上的双方关系绝非友情与友情的叛逆那么简朴,所谓“自幼相交”不行以明白为从几岁或十几岁时的来往,而是指同一时期内进入政界、配合发展的。

古代文官系统把这种关系称为“同年”,现在天在企业中关系最亲近的也是同一时期进入职场的人。因为这些人面临同样的逆境、在同一情况中罗致养分,在相互竞争中不停淘汰,留下来的人微乎其微,相互之间简直可以成为对方的镜子。双方的心境、处境固然可以心照不宣,来往密切主要是为了相互宣泄。

但正因为双方配合起步、配合发展,到了一定生长的关口时,便存在了竞争关系。职场的纪律往往是这样——越往上走,资源和时机越少,双利便由并肩作战转变为相互竞争。正因为双方的身份、能力相仿,而此竞争便愈胶着、愈艰苦。以是双方不得不相互防范、相互保留。

《水浒传》绣像《陆虞候火烧草料场》

可是做政治的人又明白知道,政治绝非一味斗争,也包罗团结和妥协,于是同年或同期配合发展的情感基础成为政治同盟的道德基础。但随着双方发展加剧,相互之间需要举行政治互信则成为必须。

所以双方必须在一起喝酒吐槽向导——喝酒是把事情关系酿成生活关系,吐槽向导即是相互交流政治命脉,默认对方可以随时举报自己,一如春秋时期的诸侯相互交流质子,虽然双方也都知道,这些话在政治上并不能真正造成致命影响。因为向导们也都知道下属对自己的不满,所以只要不是对向导致命的威胁,一般精明的向导都市置而岂论。

所以,林冲在陆谦眼前说:“男子汉空有一身本事,不遇明主屈沉在小人之下,受这般腌臜的气”,却在鲁智深眼前对自己事情上的遭遇一言不提,并不是像某些品评家所说,“在他眼里,陆虞候比鲁智深更可以说心里话”。而是因为林冲在陆谦眼前必须要讲这一层政治,而在鲁智深眼前则需要给自己一个回避政界和政治的空间。

瓷盘《风雪山神庙》

我们也可以说,林冲的喝酒和鲁智深的为了喝酒而喝酒,以及李逵毫无心肝的喝酒是全然差别的,他与陆谦喝酒为的是政治信任,与鲁智深喝酒是为了政治逃避——林冲的世界是只有政治而没有自己的,所以他把调戏自己娘子的后生“扳将过来,却认得是本管高衙内,先自软了”。

至于他和陆谦之前的“如兄如弟”,那不外是生生为自己找出来的一个道德捏词。他和陆谦吃酒时相互称“兄”,陆谦称他为“教头”,都只是一般同事间的称谓。

陆谦临死之前自称“小人”,更可见二人是塑料兄弟,潘巧云临死尚且称石秀为“叔叔”,乞求在石秀情感上的恻隐,如果二人真是如兄似弟的关系,陆谦完全可以打情感牌作用林冲,无论是否真有其用——但陆谦连想都没想,直接称“小人”讨饶,自己足以证明双方的关系没有那么亲近。

事实上,同事之间的真正友情不行能在同期且一直配合发展的两人间发生。如果同事间有真正的朋侪关系,也只有在前子弟所形成的上下级关系里。

邮票《林冲风雪山神庙》

一方面双方相互借重,子弟需要前辈的提携,前辈需要子弟作为自己的政治基础;另一方面,双方因为实力和资历相距甚大,所以不行能成为竞争对手,只在需要和被需要中稳定平衡且发生默契。相对于陆谦,林冲与他的“徒弟”曹正之间的关系更为亲近,原理便在于此。

林冲之所以在高衙内调戏林娘子的事件中之所以对陆谦如此恼怒,是因为他不敢归罪于高俅父子,只得迁怒于陆谦。但陆谦又是受命于高俅的,林冲不敢追究这一层,只能在道德上不停落实陆谦的罪恶以证明自己迁怒陆谦的正当性。

所以他一连三天都持刀到陆谦家门外游荡,就是要把论据做足,让妻子也将这次恶性逼奸案件定性为陆谦的卖友求荣而不是高衙内的欺男霸女。

我们甚至可以说,林冲这三天并不是真正恼怒的三天,他恼怒的表象与讲政治的心田是分散的,他的三天只不外是在他那可怜且深爱他的娘子眼前做足了整整三天的戏。

所以当鲁智深找他吃酒的时候,这场拙劣的演出终于找到了却束的契机——“自此逐日与智深上街吃酒,把这件事都放慢了”。

山东潍坊杨家埠年画《林冲雪夜上梁山》

陆谦临死时向林冲求饶,说:“不干小人事;太尉驱使,不敢不来。”林冲骂道:“奸贼!我与你自幼相交,今日倒来害我!怎不干你事?且吃我一刀!”即便到这个时候,林冲仍然制造道德压迫,为自己杀陆谦找到合理性。

其实智慧人至此已经读出二人的政治关系绝非自幼相交的朋侪那样简朴,所以田连元在讲这段书的时候将林冲改写为陆谦的举荐人,二人的关系改成了事情关系,这是巧妙的。但田先生在处置惩罚时加重了陆谦在白虎堂前面的戏份,仍然为林冲补足了杀陆谦、放高俅的道德捏词。而在原著中,林冲始终不情愿直面高俅的恶性。

所以厥后高俅被俘上了梁山,林冲与杨志一道怒视高俅,充其量是因为梁山上的人对林冲履历有所相识,认为林冲该有此反映,林冲做出这种状态满足他们的观感而已,他绝不愿为了娘子的性命之仇而误了招安的大计。

歌川国芳绘林冲

自己娘子的愤恨尚且不在乎,友情之类更不行能真实存在。林冲杀了陆谦,便与外貌上虚假的友情做了离别,剩下的便只有无情与绝情。

转载本站原创,请注明来源:百观网-百姓观察网

图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7天之内及时处理,管理员邮箱:bxgctxs@163.com

新闻排行榜
大家都在看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 监督管理 运营单位:北京思圆行方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通用网址:www.baiguanw.cn m.baiguanw.cn(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20 百姓观察网. 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禁止转载具有版权的文章
投稿邮箱:378822888@qq.com
交换友情链接QQ:378822888
京ICP备15038816号-1京公网安备 11010602130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