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一碗面,足以慰风尘 百观网 2019-11-28 20:31

原标题:南北一碗面,足以慰风尘

南北一碗面,足以慰风尘

  都说晋人喜食面,我却从小随我娘爱吃米,所以我爹每次想吃面的时候都要打陈诉。目前在外糊口数年,最想念的却是面。

  老家的刀削面

  每次假期回乡必吃刀削面,固然北京也有不少刀削面馆子,但味道始终跟老家的纷歧样,并且只有午饭晚餐。老家当地的刀削面馆,早午晚饭都有,,尤其是严寒的冬日早晨,吃上一碗热气腾腾的刀削面,混身当即布满了反抗寒冷的韧劲。

  一般吃刀削面的标配是:传统猪肉面+一个卤鸡蛋+一份豆腐干/肉丸子/凉菜。刀削面的面较量硬,欠好消化,发起吃完后多勾当可能品茗。

  老妈的豆角焖面

  每次回家还要解馋的就是我娘做的豆角焖面。我原觉得焖面只是北方某些省份的食物,查了一下有些南边地域也会吃。

  我娘做的焖面是手擀面,擀面的时候要用玉米面做底,娘说用白面做底的话,焖的时候面会发粘。

  步调或许是先把豆角、土豆、西红柿、五花肉炒一下,加热水炖一会,待豆角快熟时,再把面条铺在菜上面,盖上锅盖等面熟之后,将面和菜搅拌匀称即可。食量很小的我,每次吃豆角焖面都能吃一大碗。

  江南的面

  以前认为北人食面,南人食米。去过江南和重庆之后,我以为南人才是食面的好手。

  去年中秋在苏州,正遇上大闸蟹上市,苏州几家老字号面馆会推出虾蟹面,浇头就是虾仁和蟹肉。我和先生起了个大早,到旅馆四周的一家裕兴记打卡。这是有生以来吃过最贵的一碗面,98元/碗。伙计认真拌面,手法很专业,并且还挺艰辛气。味道不错,满意了我这类爱吃河鲜人的胃。

  江南古镇去过不少,以前喜欢同里,此刻更喜欢南浔,人少清静。在南浔,百大哥店状元楼鼎鼎台甫。一早开店食客就络绎不停,不管是内地人还是旅客都是他家的粉丝,去晚了没得吃,因为浇头卖完了。

  别看状元楼的门脸低矮破旧,店内像七八十年月的供销社,这些都丝绝不影响其面的味道。在南浔的几天去吃过2次,双浇面就是2种浇头的面,可以只要一种,看本身口胃。酥鱼和酥肉的浇头超等好吃,这里只营业早午饭。

  重庆小面

  到山城重庆,小面是必吃的早餐。老同学带我们打卡了重庆隧道的板凳面庄,早上7点第一波到店。在重庆吃小面,大多都是在路边坐在小矮凳上,把面放在高凳子上吃。一向不喜欢在街上吃对象的我也入乡随俗,大快朵颐了。小面进口,麻辣鲜香,麻辣充斥着味蕾,这是我吃到的最刺激的面。此时无声胜有声,只有吃面的吸溜声。

  面条长长,互相牵绊,就像心中的乡愁乡情,老是在你客居远方懦弱、难受、陷入回想时,钻出来撩拨一下心绪,随后又潜入心底,继承想念老家的味道。(楚格)

展开全文

猜你感兴趣

珏儿的婚事她自己好打发主
谢娜登时尚杂志双封面精灵梦幻诠释真我立场
女性穿衣搭配网,时尚女生.女性穿衣搭配网 穿衣

热点新闻

阔腿裤+短靴,走路带风时髦在线
「长安道」:原著中的万正纲都去哪儿了
南北一碗面,足以慰风尘
  • 更多新闻